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中国近代航空史上的第一次长途飞行

“广州”号 / SPIRIT OF CANTON

“广州”号与“珠江”号两机组人员合影,自左至右:
黄光锐、周宝衡、陈庆云、张惠长、杨官宇、黄毓沛

  1928年国民政府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 李济深主持粤政时,原广东航空局改组为航空处,由林伟成任处长,不久由张惠长继任,陈庆云任副处长(三人均是在美国学习航空后回国的)。为了宣传“航空救国”的思想和提高民众对发展航空事业的兴趣,航空处计划组织一次南北长途飞行,便用中华航空协会第二特区(广东区)名义向美国瑞安飞机公司购入当时较有名的瑞安B-5型“四轮马车”(Brougham)5座单翼飞机水陆型各一架。当年夏天,飞机运达广州装配,陆上型命名为“广州”号,水上型命名为“珠江”号。经熟练后,决定筹措长途飞行创举。日期决定后,即将飞行所经降落地点路线发电通知各地,予以合作。

  首航机“广州”号由张惠长为机长,与第二队队长杨官宇、航校教育长黄毓沛、随机机械师杨标组成机组。1928年11月11日,“广州”号在广州大沙头机场起飞,到机场欢送的有黄绍、陈策、马超俊、陈庆云等12位官员及航校员生,飞机修理厂全体员工,中外各界社团来宾数百人,场面极为隆重。登机前,黄绍还与张惠长合影留念。

  8点15时,“广州”号起飞。接着,陈庆云与周宝衡合驾另一架飞机护送至韶关,“广州”号便向第一站汉口北飞,飞机以每小时133千米速度飞行,中途曾遇恶劣气候,直到14点30分降落武昌附近的南湖机场。

  11月12日,适逢孙中山先生诞辰,本拟用一架法制布雷盖-14B2“上海”号轻轰炸机共同作一次升空表演,然后直飞南京,但因天气恶化而取消了活动。当天武汉航空界与各界人士宴请于杏花楼。另外,国民党武汉政治分会主席李济深于13日17时,委托国民革命军参谋长张华辅代表他在政治分会礼堂设宴款待,并代表李宗仁致欢迎词。出席宴会的有张知本、胡宗铎、夏威等人。会上赠送了题有“列子御风”、“天马行空”、“云重天际”的锦旗。

“广州”号从汉口飞抵南京时受到冯玉祥等政要人士的欢迎

  11月15日9时50分,“广州”号飞往南京,13时30分降落南京明故宫机场,受到国民革命军第五路军总司令冯玉祥将军和从广州专程赶到的李济深,以及孙科、吴铁城、何应钦、古应芬、葛敬恩、张静愚、邓家彦、凌鄂荪、邓建中、曹宝清等当时南京政府军政界头面人物及各界代表数百人的热烈欢迎。冯玉祥代表国民政府,孙科代表国民党中央党部,李济深代表中华航空协会中央执行委员会各致欢迎词,场面空前热烈。

  17日14时,南京各学校、社团及军队约5万人,与南京政府各部门、南京市政府、江苏省政府在明故宫机场召开盛大欢迎会。到会要人有胡汉民、戴传贤、陈果夫、张群、薛笃弼、熊斌、张静愚、叶楚伧、何玉书、张希骞、何成浚、刘纪文等。会上先由胡汉民致词,戴传贤发表演说,后由张惠长报告飞行经过及飞行计划,随后亦由张静愚、刘纪文发表讲话。会上还发给张惠长机组银盾、银鼎等纪念品。会场悬挂的宣传标语有:“飞行是促进国利民福的第一武装”、“总理说:飞上天都做得到,何事不成?”(总理即指孙中山)、“此为中国空军建设努力的表现”、“举国一致迎头赶上世界最新之文化”等等。会场中央停放着“广州”号,并由两架苏制P-1M5型侦察/轰炸机“中山-1”号、“中山-2”号和一架法制布雷盖-14B2轻轰炸机“民权”号伴随,供群众参观。会前曾先由“广州”号凌空散发红白色宣传“航空救国”的传单。

  11月19日,“广州”号离开南京飞往北平。当接近北平时遇大雾,傍晚时分迫降于河北廊坊。当时等候在南苑机场的军政官员、各界人士只得回城。次日9时30分,“广州”号才由廊坊飞往北平,抵达时曾在北平上空绕城飞行四圈,然后安全降落。机组成员在北平受到热烈欢迎,并游览多日。

  11月26日晨,飞离北平。当天下午降落奉天(现沈阳)。当时,奉系统治东北,仍沿用北洋时代的旧国旗五色旗,而“广州”号的机翼、垂尾均涂有国民党的飞机标志,东北当局能否接受,尚无把握,没料到竟受到张学良为首的东北航空界人士及当地政府官员的热烈欢迎。事隔不久,东北宣布易帜。

  12月1日,“广州”号飞离奉天,于15时21分到达天津,降落东局子机场,受到傅作义将军为首的各界及天津两广同乡会的盛大欢迎。

  12月4日,“广州”号离开天津飞抵上海。于8日与另一架长途飞行的“珠江”号会合。上海军政各界与国际友人均到机场迎接。另外,机组成员的三位夫人也预先到达上海迎接。在“广州”号返航广州之前,中华航空协进会中枢执行委员会主席李济深为支持此次飞行,在上海与邮政局议定,飞机返广州时,免费携带一批邮件。规定这批邮件统一使用中华航空协进会特制的信封和信笺(收费1分),信件不得超过平信20公分的重量,收件人地址仅限广州市内。全部信件最迟于12月16日18时之前送到航协会。原定全部邮件先送交邮局逐一盖上上海寄出邮戳,但因为时间来不及,只好临时决定改由航协装包直运上海虹桥机场即送入机舱。所以此次携带的全部邮件只有盖“广州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十四时”的到达日戳。

  12月17日9时,“广州”号携带纪念长途飞行邮件回航广州,途中因天气不佳,便在南昌降落停留一宿。次日9时离南昌飞回广州。14时安全降落大沙头机场,随机携带的邮件以最快速度派送到收件人手中。

  这批纪念信封为中式封,长24公分,宽18公分,正面印红色“中华航空协进会中枢执行委员会第一次全国飞行纪念封”字样,封底有孙中山“航空救国”题词,说明航协举办此次飞行的宗旨。信笺内有三行铅印小字: “这封信是由广州民用飞机带给你的,所以时间非常节省。我们在这一点上可知道飞机的功用了,其他方面的功能更可想而知。所以我们要发展中国之实业,使他不贫不弱,必须从速发展航空事业,大家加入航空协会,共同奋斗。” 信笺用还较大字体印有 “庆祝张惠长、杨官宇、黄毓沛三同志第一次全国飞行成功” 的欢迎标语。

  这次飞行全程约5600千米,当飞回广州后,南京政府航空署署长熊斌及副处长张静愚随即发电广州航空处祝贺,电文如下:

  “广州航空处张处长及杨黄两同志钧鉴巧电敬悉诸同志此次作全国长途飞行实开我国航空界之新纪元天马行空长风万里厥功告竣举国腾欢特电复贺祝鸿勋熊斌张静愚叩个印”

  当“广州”号飞往上海前,广州航空处又派出同型水上飞机由陈庆云任机长,随同黄光锐、周宝衡驾驶,并由机械师梁庆铨随机,沿海岸线作另一次长途飞行。行前,先由李济深电告南京航空署,后接两复电:“广州李主席任公勋鉴艳电敬悉贵处派珠江号水面机由陈周黄三同志驾驶作第二次长途飞行,实开我国航空界之新纪元无任钦仰属时当竭诚欢迎谨此电复熊斌张静愚叩东印”。“国急广州第八路总指挥部航空处勋鉴感电奉悉贵处珠江号水面飞机由陈副处长领航作第二次国内长途飞行开吾国航空界未有之新纪元凌西欧欢慰无量除由敝署筹备热烈欢迎外并电知上海警备司令部市政府及航空协会照料一切矣特复熊斌张静愚俭印”。

“珠江”号出发前,李济深与陈庆云合影

  “珠江”号起飞前,李济深与陈庆云曾在机旁合影留念,该机沿海岸汕头、福州、杭州、宁波,于12月8日在上海与“广州”号会合后,12月20日向西南方向回航,经汉口于23日飞抵长沙,30日飞经桂林、梧州,于当日飞返广州,飞行全程3560千米。

  这两次飞行曾飞越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山东、河北、辽宁、浙江、福建上空。

  当两架飞机回到广州后,广东各界召开庆祝大会,会后举行盛大游行,队伍长达数华里。

  这次长途飞行的飞机是1928年美国瑞安飞机公司的一种5座小型运输机NYP-2 B-5型,副名“四轮马车”(Brougham)。当时还没有无线电通讯设备,飞行前是靠前站事先提供预测气候情况,如遇到突发的恶劣天气只能迫降,靠驾驶员自行应付,更谈不到地面导航,只能按飞行速度计算飞行距离和必要的地面特点目测校正航线,作为长途飞行是带有一定的冒险性的,因此这次长途飞行曾惊动中外航空界,同时也属于中国当时开辟民航航线的预测。在其影响下,不久交通部和广州开始办理民航航线,更重要的是对宣传航空教育和中国航空业发展有一定的影响。这次飞行受到政府各部门的重视,12月7日国民政府明令嘉奖,除蒋介石外,所有当时军政要人均参与了此次活动。要是当时中国真正统一的话,中国的一批航空爱国之士应该在航空领域中有很大的发展。这段历史给后人以启发和借鉴。

  张惠长其人

  张惠长(1900~1980年),广东中山大环村人。年幼时随父到了美国,青年时代在美国学习航空。1921年返回广州,担任孙中山大元帅府的侍从武官,参与北伐。1922年孙中山创立航空局,杨仙逸任局长,组成两个机队。张惠长担任第一机队队长。同时,张还与美籍工程师合作,制造了第一架飞机“乐士文”号。张惠长曾参加讨伐军阀沈鸿英部,迫使沈部溃退广西。此后,张参与在广州建设大沙头机场和白云机场的工作。1927年,张被委任为航空学校校长,从事训练飞行员的工作。1930年调任南京航空署署长。1931年再任广东空军总司令。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之时,张曾组织广东空军北上抗日,支援十九路军。1933年李济深在福建成立中央政府,张通电声援。年底,发动航校校长杨官宇等人,取道香港,往福建计划组织抗日空军。1934年1月13日,李济深的人民政府在蒋介石围攻下解散了,张等从福建折回广东,仍任广东空军总司令,航空署中将署长,国民党四届中央委员。1935年调往古巴担任公使。1937年12月回国任中山县县长。在1938年、1939年日军袭击叠石、横门时,张亲自参与并指挥两地的保卫战。1940年奉命卸任。1945年7月,再次担任中山县县长,后到了台湾,任国大代表、立法委员等。 1980年病逝于台北。